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网 > 星座

明明不是天使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7:04
再见,我的另类女孩。

她叫颜歌。我最好的朋友。
我一直以为颜歌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所谓与众不同就是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在严厉的校规下,所有人都中规中矩地穿着校服,她却穿着破洞牛仔裤。在兵荒马乱的高三,其他同学做着永远也做不完的试卷,她却优哉游哉地涂指甲。在七门功课有六门不及格的情况下,她能无所事事地看她的课外书,脸上写着“天塌下来与我无关”八个大字。在身为她的同学兼死党的我为她的前途忧心不已时,她依然能够毫不在乎地将她八分的数学试卷放入抽屉。在我搬出一大堆孔孟理论给她说教时,她完全将我当空气,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小说,她的眼神像风中快要熄灭的火焰,里面包含了一种叫做“心死”的东西。我害怕看到这样的眼神。我讨厌自己用“害怕”这个词。也许,只是她家庭条件太好,不用担心考不上好的大学就没饭吃。
颜歌平时考试在1到9分之间。但每次期末考试都能考一个不错的成绩,然后分到重点班级,再然后以1到9分的成绩拖在尾巴上。也许,上帝在眷顾她吧。
只是,这样的人,在所有人眼里,无非是一个异类。没有哪个正常人愿意和她走在一起。老师。同学。所以,她注定孤独。高二时,莫芸曾当着很多同学的面鄙夷地对她说:“你这个异类,根本就没有资格呆在这里。”其他同学纷纷附和。有讽刺。有嘲笑。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为她说话。在那样激烈的嘲笑声中,她默默地看着她的课外书,满脸的倔强。那种近乎残酷的倔强让我莫名地心疼。这样的女孩,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不正常的女孩邂逅异类女孩。就注定不可能没有交集。
我不会太介意别人的看法,毕竟,有时,太过在意别人的话会活得很累。无论别人这么说、怎么看颜歌依然是我最好的朋友。现在。将来。
每周周六我和颜歌都会到阅览室,找一些自己喜欢的书看。这个另类女孩,她也喜欢看书。每次看到我和颜歌走在一起,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在向我投来同情的目光的同时不忘鄙夷地看颜歌一眼。尤其是在阅览室,好像成绩不好的学生就不可以看书似的。颜歌有两样是最喜欢的,其中一样就是课外书,另外一样是樱花。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她,就是在盛放的樱花树下。大朵大朵的樱花像雪花一样飘落在她的肩上。阳光灿烂得让人晕眩。她正拿着一瓣花瓣狠狠的将它揉碎。以至于在以后的每个日子里,想起她之前映入我脑海的就是大朵大朵坠落的樱花和灿烂得让人晕眩的阳光。
你在做什么?我走到她身后问。
我喜欢在我爱的东西上留下我的印记。她缓缓的转过身来说。肩上的樱花抖落了满地。
于是,我将她归结为另类人。我没想到我会再次见到她,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另类人竟然成为了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人。当然,之前对她的评价“另类”这个词并不感到丝毫的愧疚。“另类”这个词在我心里没有任何贬义。

高三下学期的时候,颜歌给我看了一篇她写的文章。是讲述一个女孩子成长的疼痛,特别感人。没想到她居然能写出如此细腻的文字。竟然在一个月后意外的拿到了预约信和稿费。
拿到预约信和稿费那天,她特别激动。眼神犹如遇到氧气的火星,瞬间燃起了希望。她硬是拉我出去想要请我吃饭。她说,樱,要是没有你的鼓励,我是没有勇气将稿投出去的。原来,能够视别人的嘲讽如真空的颜歌,也会有没有勇气的时候。
从那以后,颜歌经常为那家杂志社撰稿,并且之前大篇大篇写着日记本里落满灰尘的文章也得以发表。得到的稿费养活她自己一个人是绰绰有余的。在我们学校的所有学生里用自己的,颜歌是第一个。
我想,那些曾经看不起颜歌的人看到颜歌做得这么好,不会再用那种让人讨厌的眼光看她了吧。但是,我错了。他们看她的眼光依旧冷冷的,甚至多了一点仇恨。人啊,对待异类是鄙夷,而对待比自己优秀的异类,则是鄙夷加仇恨。他们无法接受,在他们挥汗如雨奋笔疾书的时候,她可以在一旁无所事事地喝着冰可乐。他们拿着每月从家里寄来的少得可伶的钱维持生活时,她可以用自己转来的钱买喜欢的东西。随便投一篇他们不屑看的稿子就可以拿到上千元的稿费。更何况那个人是颜歌。
他们嫉妒她平步青云,嫉妒她的命比他们好。可是我知道,她不是平步青云亦不是受命运的眷顾。“得到的越多,付出的越多”这是永远成立的定理。
颜歌是一个孤独的人。我一直都知道。
樱,校园里的樱花又盛开了,你陪我去看看。她说。
好。我微笑着答应。她很少向我提要求。有时,我甚至需要用极端的方法告诉自己:颜歌还活着。
花瓣擦过她的脸掉到地面上,有些落在她的衣服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樱,我写作不是因为喜欢,也不是因为写作是好事,而是因为,只有写作,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只有写作,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她说。

高中毕业以后,她去了她向往的北方城市。在那里,她选了一所喜欢的学习。
我很早就料到她会离开这里。她是一个没有根的女孩。
她到了北方城市以后,经常会写信给我。信上附着她的照片。笑脸如花。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我的颜歌,她果然不属于这里。
北方人说话很好听,都是儿化音。她说。
北方的冬天很冷但很美,纷纷扬扬的雪花就像鹅毛,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她说。
北方人很豪爽,就连女子也不例外。可是北方没有樱花,还有你。她说。
她说,北方没有你。
有一个很帅很帅的北方男人在追求我,你说,我该不该答应他?她说。
我见过这个男人,在她寄给我的照片上。穿着白色衬衫,笑得很阳光。干净得让人觉得美好。可是,干净美好的东西太容易死去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给我写信寄照片了。我想,她应该是沉浸在爱河里了吧。
后来,她告诉我,那个男人很爱她。她说,我们要结婚了。看着照片上她灿烂的笑脸,我不知道,她是否找到属于她的幸福了。
那个像阳光一样的男孩,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但一定不是最了解她的人。他一定不知道她看着8分数学试卷说又进步了的时候,是她强装坚强,其实她很介意自己的分数。他一定不知道她将花瓣揉碎在手心是因为害怕失去。他一定不知道,她害怕天黑的夜晚一个人,是因为她妈妈也是在没有黑夜里一个人孤独地死去。
颜歌,你幸福吗?

九月份,我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之前,我去看了我和颜歌一起看过的樱花树。
然而那棵樱花树,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了。我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莫名其妙地相遇,然后莫名其妙地离别。

新的家很幽静。红墙青瓦,门口有一天石子铺成的路,细碎的阳光从旁边稀稀疏疏的叶间泄露进来。
我过着和以前一般的生活,对我来说,在哪儿都一样。我不会像颜歌一样。

忽然有一天,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他说,她死了,坠楼死了。
简洁。残忍。
我撕碎了只有七个字的信纸。我不需要一个人离去的证据。不需要。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一个人,自私的离开?
后来,我又捡起那些撕碎的信纸,将它们重新粘起。有些事实,是需要面对的。
我想,我还是不够了解她。我不知道她如花的笑容背后是什么。人有时看到塑料花也会误以为是真花。
我的颜歌是没有根的人,怎么可能在某地停留太久?南方。北方。亦或是人间。

冬天,大片大片的樱花像清明节祭拜死人时的纸钱,漫天飞舞。绝望而颓败的美。
其实,有时候,人活着是一种罪,而死去,就是赎罪。
你瞧,我的颜歌,上天多么眷顾你啊。

可是,你明明就不是天使,为什么要假装坚强?

共 29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细致描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另类女孩的悲剧人生,细细读完,心中感觉很悲凉。颜歌的死,宛如枯萎的樱花,凄美而悲怆。明明就不是天使,为什么要假装坚强?有时,人活着也许是一种罪,而死去,就能赎罪么?小说文笔优美凄婉,给人一种绝望而颓败的凄美,掩卷沉思,为之扼腕。【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4-18 2 :14:40 樱花树莫名其妙地死了,也暗示着颜歌不幸的人生悲剧。大片大片的樱花像清明节祭拜死人时的纸钱,漫天飞舞,花落人亡,悲音袅袅。细品佳作,问好作者!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04-27 01:24:12 嗯。你写得很好喔。至于那个颜歌,我认为我和她有种相似的感觉。继续加油 未成年,很喜欢写东西,任何题材。孩子积食的症状
小孩脸色发黄
如何治小儿便秘
宝宝眼睛有眼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