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网 > 星座

断魂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4:49

菁菁抹去眼泪高傲的抬起头,转身离开了房子,离开了这所在她心里定义为家的房子,离开了这所曾经让她不再孤独的甜蜜小屋……  原来一个人的定义是不够的!  泪水再一次涌出来,抹也抹不干净,就如同冲破闸门的记忆浮现眼前:  “你是我的天使,我要实现你所有的愿望!”  “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我怎么舍得你呀!”  “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人,没有你,我无法前进!”  “不要胡思乱想,我会处理的!”  “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我感觉你变了,不再是原来那个热情的女孩了!”  “我想给你换个更好的环境,免除这些困扰!”  “也许,你可以选择更好的路……”  “你……不要再哭了,我知道你很努力!”  “他们是不对,但是……”  ……  原来心痛是如此万劫不复!  菁菁看着很多人围过来,对着自己的身体指指点点,血,从身下蔓延开来,像一条红色的小河。  她听不见,仿佛眼前是一场无声电影,那中间躺着的不是自己。  一朵雪花落在脸上,两朵、三朵……凝固在她紧锁的眉心,她的身体已经没有温度,甚至比这冬天的雪更冷。  证据,这就是证据,人人都在要求她,而谁关心过她?恐怕她死了都没人知道!这就是她想对他说的话。现在,不需要说了,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据。认识她的人不知道她死了,而围着她身体的人却不认识她,她想哭,但是已经没有泪水了,只剩下无尽的悲痛……  不知谁叫来了120救护车,穿着白大褂的人抬起了她的尸体,菁菁似乎从梦中惊醒一般:不,我不要这样走,你们开心了,你们满意了,不,我要你们痛苦,为什么,为什么付出的总是我?为什么卑鄙的人却得不到惩罚?  但她却只能看着尸体被抬上车,被带走……    几天了,菁菁在这里飘荡了几天,她想找她的身体,却怎么也找不到。她想去找他,却明明看到路就在那里,门就在那里,偏偏怎么走也走不过去。  白天她不敢出来,太阳光烧的她很痛,晚上却又有很多孤魂野鬼赶她打她,她的心很痛,每过一天这种痛便加剧一次。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断魂!”  “什么?”在又一次想进入那栋房子却失败了时,菁菁听到这两个字。  一个瘦瘦小小的老头坐在垃圾箱上,一双眼睛如同剑一般:“断魂,只有断魂的鬼才能靠近人类,才能做你想做的,就像这样……”老头一闪变成了一个小孩,再一闪垃圾箱上空空如也。  “我在这!小姑娘!”  菁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却见房子里一个年轻的男人从窗户里向她招手。那个男人穿过窗户向她走来:“那个人很帅,他正和他的朋友们庆祝,庆祝什么呢?”男人故意做出冥思苦想的样子。  菁菁打断他:“庆祝我终于离开了。”  “什么是断魂?”  “人鬼殊途,人在人的世界,鬼在鬼的世界,虽然在同一个时间却又在不同的空间,所以人不能到鬼的世界,鬼也不能去人的世界,而断了魂的鬼永远也得不到超生,也就脱离了时空的限制,来去自由。”  “一失一得,这个世界永远公平……”男人在菁菁耳边轻轻吐出这句话。  “不,世界没有公平,如果世界公平的话,为什么我在这里?为什么别人的错误要我来承担,为什么任何事都要我做出退让,为什么我这么爱他,他却不信任我,为什么我付出这么多,得到的却是不公平待遇,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断魂的人不仅要奉献生的机会,还要受断魂之痛。”  “我愿意,我心都已碎了,何况魂魄?”  ……  菁菁死了,是车祸,当场死亡。  他不能相信,当他站在停尸房揭开那块蒙着尸体的白布,仍不能相信,菁菁就这样永远的离他而去。  菁菁的眉头依然紧锁,她一定很悲痛,他还记得她离去时倔强得高高抬起下巴,挺起胸膛,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可是在她故作坚强的外表下,是怎样脆弱娇柔的心。  他伸出手想抚平那眉,却又被触手的冰凉逼回。  “菁菁!”泪眼里是菁菁惊诧、愤怒、悲伤的眼神。没错,她是被冤枉的,她为他做得每一件事都无可挑剔,她为他想好了一切,打点一切,甚至放弃了青春。可他给不了她太多,他知道,所以他害怕,她越付出,他就越害怕,这份感情他永远弥补不了。如果她像别的女人那样向他索取,金钱,房子,职务……他都可以满足,偏偏这份不求回报的爱,他无法满足!  他想让她离开,却又舍不得,他想保护她,却又做不到。  就这样,他静静的站在菁菁的尸体前,像站在神前忏悔的教徒。    梅儿担忧的目光透过玻璃落在唐的身上,三个月了,据菁菁的死已经三个月了,唐从一周前回来上班就窝在椅子里,有人拿文件给他,他匆匆一看大笔一挥了事,然后就继续窝在椅子里一动不动,似在思索,似在自责,似在回忆,似在等待。她想去劝,但站在他面前却又不知如何开口,菁菁的死让她感到深深的愧疚,对她热情的示好却因嫉妒而冷漠的回绝,人死后才知——懊悔却没有被原谅的机会。  每个人都在回避这个事实,却又被事实压得喘不过气,大家都在等着,等着谁来揭开这层纱,等着自己原谅自己的机会。  走廊里传来一声尖叫,仿佛投入静湖里的一颗石子,梅儿飞快地向叫声处跑去,血,满地的鲜血照的梅儿一阵昏眩。  “是兰雅。”  “好像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快送医院!”  众人推推攘攘的将梅儿挤到了墙边,一声轻轻的“活该”传入梅儿的耳朵,梅儿一惊:菁菁的声音?!周围的人议论着满满散去,清洁人员已经在清理血迹,没有任何异常。  梅儿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昭丝搬了一纸箱的文件走进她隔壁的办公室,不由跟过去,就见昭丝正满头大汗的整理办公室:“昭丝,你换办公室了?”  昭丝从办公桌后面抬起头:“是呀!”  “为什么?你不是才换到菁菁的办公室么?”  “啊,这个,哦……”  梅儿看着昭丝抓耳挠腮的样子更加怀疑:“怎么?出什么事了?”  “梅姐,我和你说,你可别同别人说。”  “什么事这么神秘?”  “最近很奇怪呢,每天我来上班的时候都发现我的电脑开着,打开的页面正是我继续做的策划案,并且策划案还被修改了。我问公司其他人,都说没动过我的电脑,但这种情况还是每天都发生。梅姐,这个策划案是菁菁生前做得,我觉得……她不喜欢别人做,所以……”  梅儿感到一阵风吹过,不由打了个激灵:“不要胡说,哪有那回事,可能是同事开玩笑。你先收拾吧,我过去看看。”  菁菁的办公室就在唐的隔壁,因为这个办公室引起很多人的嫉妒。唐是公司经理,年轻有为,对女人热情体贴又出手大方,是女人们崇拜和追求的对象,哪怕结了婚的人也为了争得唐的好感而费尽心思。所以唐对菁菁的另眼相看成了女人们的恶梦,嫉妒可以毁灭一个人的理智,女人的嫉妒,则可以毁灭这个人的心智。  菁菁的办公室里除了基本设施外已经没什么东西了。梅儿在椅子上坐下来,发现这里的办公格局非常便捷和舒适,取任何物品都可以伸手沾来,菁菁是个很会设计的人,同时也是个懒人吧,只有懒人才能做出如此巧妙的设计。  梅儿露出一丝微笑,很久没有笑过了。自从菁菁出事,空气里总是弥漫着压抑紧张的气氛,让人的神经也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  梅儿把头靠在椅背上,不知哪里传来一阵音乐,很轻柔,很舒缓,很恬静,还有一丝庄重,一个轻轻的声音反反复复的唱着:“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  眼前出现一片荷花池,梅儿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叶小舟上从池中穿过。远远的显出一个小女孩的身影,小女孩一边唱着歌一边走,梅儿跟在他的后面,小女孩慢慢变成了菁菁。菁菁时快时慢的在路上走着,时不时的抬手似乎在擦眼泪,天上飘起了雪花,路上没有人,显得她在天地间是如此的瘦小和孤独。  梅儿感到一阵心痛,向菁菁跑去,可是怎么也靠不近她。  菁菁突然停下来,抬头望天,似乎在思索什么。就在这时,一辆车从远处开过来,32777?是公司的车?在靠近菁菁时,车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更快的直冲过去……  “不要!”  菁菁的身体直飞了出去,鲜血,扑到梅儿的脸上,惊的梅儿大叫一声,睁开双眼。  原来是一场梦,梅儿感觉一陈凉风,衣服早已被汗湿透,心还在扑通扑通的直跳。  梅儿喘着粗气又闭上眼睛慢慢的缓和心情,耳朵里轻轻飘荡着那首音乐:“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  “音乐?”梅儿又猛地醒悟,不是梦,是确确实实有音乐,可是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而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哪里来的音乐?  梅儿睁开眼四处搜寻,音乐是从电脑里传出来的,而电脑?电脑的电源指示灯亮着。  昭丝没有关电脑?梅儿试探性的晃了下鼠标,电脑屏幕啪的亮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正是菁菁未完成的策划案,而鼠标指示符正在生与死之间闪烁着。  梅儿直觉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脑门,想也不想的从办公室冲了出去,正与唐撞了个满怀。  “梅儿?”唐看看梅儿,又看看办公室:“你怎么在……?”  “啊,唐总,我,我找点资料。”梅儿慌乱的说。  唐有点厌恶的推开梅儿:“人都死了,你们还不消停么?”  梅儿望着唐气愤的背影,一种难以言喻的委屈与虚弱涌上心头,泪水不自禁的留下来。    第三次事故了,兰雅从楼上摔伤、程玲在巡检时被掉落的木板砸伤,而今天叶英居然被关在电梯里了。电源正常,而电梯就在不上不下的时候停住,检修人员忙了半天也没找到原因,等大家齐力将电梯门弄开时,叶英已处于昏迷状态,嘴里喃喃念叨着:“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不要找我,不要……”  菁菁回来报仇的传说一下子在公司散布开来,于是公司里的气氛越发诡异起来。不仅是大小事故,琐碎小事也都让人联想到菁菁的身上,那些曾经排挤过、诽谤过菁菁的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胆小的陆续向公司提出辞呈或换岗申请,而无论唐是否还沉浸在失去菁菁的悲痛中,也不能不走入现实,重新面对他的员工。  唐召开职工大会严厉的批判了鬼魂报仇的言论,并采取一系列强制措施重振公司风气,但表面上安静下来,不等于事情得以解决。  下班后,梅儿再次进入了菁菁的办公室,自从上次从这里出去后,她的心里便透着不安,叶英醒来后就有些神志不清,反反复复念叨着那几句话,已经被送入精神病院疗养。而几天前的中午,梅儿下班出大门的时候,公司的车正好从外面回来,32777几个数字印入眼帘,不由让她惊叫出声,昭丝从车里探出头来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梅姐,怎么了?撞到你了么?”  梅儿忙道:“没事,没事。”  车从梅儿的身边开过,梅儿转头望了一眼车牌——32777,难道菁菁的死不是意外?这个念头让梅儿吓了一跳。可是叶英的话让她再也无法逃避,难道身边纤弱娇美的同事中真的有一个凶手么?难道真的是菁菁的鬼魂在报复伤人么?  梅儿坐在办公桌前却没有开电脑,她在等,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可能什么也不会发生。  墙上的钟枯燥的嗒嗒走着,梅儿也在这嗒嗒声中再次梦见了菁菁,当菁菁的血扑面而来的时候,梅儿惊醒了。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屋里没有开灯,梅儿就这样瞪大眼睛对着发亮的电脑屏幕,那上面正是菁菁的策划案,但这次鼠标指示符在最后,似乎作者正在考虑往下怎么写。  梅儿整个神经都绷紧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指示符,不知过了多久没有反应,梅儿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将手放在键盘上,将指示符敲下几行:“菁菁,是你么?”  ……  “菁菁,你在么?”  ……  梅儿不死心的继续敲着:“菁菁,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你孤独的站在马路上,梦见一辆车开过来撞到你,菁菁,你是想告诉我什么么?我看到是公司的车,杀害你的人是公司的人么?你是想找到他么?”  ……  “菁菁,你不信任我么?我知道你很努力的想改善和大家的关系。但是,女人的嫉妒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梅儿停顿了一下,似乎作了什么决定似的继续敲着键盘:“我不喜欢你,因为我嫉妒你。在你来之前我就和唐相爱了,为了他,我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放弃了我曾经持续4年的爱情,甚至放弃了爸爸妈妈对我的期望,我们那时候快乐而幸福,只等着他向我求婚。可是,你来了,虽然唐还是和我有说有笑,但那种感觉已经变了。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当你站在我面前,当唐的目光看向你的时候,当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当唐在我面前夸奖你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  安静,那种安静是心灵上的安静,梅儿已经忘记了她来这里的目的,一番起诉反而让她放松许多。  过了很久,她看到屏幕上现出一行字——“你很爱他么?” 共 75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包皮有红又肿是怎么回事
昆明癫痫好的医院
云南专业治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