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网 > 体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99章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2:09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99章

结束一天的工作,陈兴晚上回到招待所的住所时已经是八点多,晚饭是在外面应酬吃的,对于他而言,大多数时候的应酬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小别墅里空当当的,从黄江华和李勇两人搬离这里,小别墅就少了些许人气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99章

,多了些冷清,当时是黄江华坚持要搬离这里,认为他们作为下人不适合跟领导住在一起,否则陈兴本人倒没有那么强的等级尊卑观念,不过黄江华的顾虑也没错。

独自一人半躺着靠在沙发上,两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出神,这会空闲下来,陈兴也才有更多的时间去冷静思考黄江华的事,想着和常胜军通话时对方最后的提醒,陈兴眉头不知不觉得拧了起来,正如常胜军所说,假如对方这次针对黄江华的事件带有很强的目的性,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只是要给黄江华泼脏水?又或者……陈兴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对方最后的目的是针对他呢?

陈兴还没能来得及多想,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人还没到声先到,略显青涩的声音喊了一声‘表叔’,陈兴一听,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果不其然,出现在门口的那不是邹阳是谁。

邹阳走得很快,正如他的年纪一般,年轻而又充满朝气,三步并作两步的跨了过来,脸上笑嘻嘻的。

“表叔,我看到灯光亮就知道你肯定在。”邹阳笑道。

“晚上怎么想起到我这来了。”陈兴笑着看了邹阳一眼,“以后要过来就先打个给我,免得来了找不到人。”

“我知道表叔是个大忙人,可不敢随便给你打。”邹阳咧嘴笑着,“再说我就是出来玩然后顺便过来看看,表叔你要不在,那我就直接走了。”

陈兴看着邹阳脸上的笑容,突然有些内疚,大舅将这个孙子托付给了他,让他帮忙教育,希望邹阳以后能有点出息,起码别再像以前那样到处去跟人鬼混,他却顾着忙自己的工作,对邹阳都有些疏忽了,屈指算算,邹阳都跟他到望山都快四个月了,除了一开始过来让黄江华去安排了邹阳的工作和学习,他都没再关心过邹阳的情况,说起来,是他这个当叔的不称职。

“小阳,你现在怎么样,生活还适应吗?”陈兴关心的问了一句。

“肯定适应,我感觉比呆在家里好多了。”邹阳高兴的笑了起来,来望山是他第一次离开家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像他这种从没出过省的小年轻,外面的世界总是精彩的,从一开始的新鲜和好奇到后面那股新鲜劲头过去后,又因为结识了一些本地的朋友,时不时的晚上结伴出去玩,而后又不像在家里那样有人管教和唠叨,邹阳觉得没有比现在更舒服的生活了。

“学习怎么样,没偷懒吧?”陈兴看了邹阳一眼,他让黄江华安排邹阳去上夜校,就是希望邹阳先学一点知识,日后再到更高层次的大学去深造,这年头,知识和学历不一定有用,但有也总比没有好。

“没,上课的时候我都认真听着呢,晚上不用上课,所以我就出来玩了,正准备和几个朋友去酒吧耍耍。”邹阳一高兴,一不小心就把今晚和几个朋友的活动说漏了嘴。

“和朋友去酒吧?”陈兴蹙起眉头,“你到望山又结识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吗。”

“没有没有,表叔,你想多了,都是我在后勤处认识的朋友,我们也只是偶尔去酒吧玩玩。”邹阳一看陈兴的脸色,连忙解释道。

陈兴闻言,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他最怕的就是邹阳再次结识一些不学无术的社会闲散青年到处鬼混,此刻听到不是,也就放心下来,年轻人去酒吧玩没什么,像他都曾去过,这点倒没什么好担心的。

“小阳,去酒吧玩可以,但黄赌毒之类的,绝对不可以沾,知道吗。”陈兴告诫道。

“表叔,你放心吧,那些我不对碰的。”邹阳认真的点了点头,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表叔,被他当成心里的偶像,邹阳不想让对方失望,同时努力证明自己。

“对了,表叔,我去酒吧玩了几次,每一次都碰到给你开车的那个司机呢。”邹阳想起在酒吧玩的事,随口说道。

“你说的是李勇?”陈兴疑惑道。

“对对,就是李勇,我每一次去都碰到他,你说巧不巧。”邹阳笑了起来,“没想到他也喜欢去那种地方玩,我看到他跟酒吧里的一个舞女关系很亲密,两人亲亲我我的,好几次我从旁边经过,他都没注意到我。”

“李勇竟然也经常去酒吧玩,还跟酒吧里的舞女关系很亲密?”陈兴喃喃自语着,脸上满是惊讶,李勇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忠厚老实的一个人,陈兴还记得第一次带李勇去酒吧时,李勇那拘谨的样子,后来一问,才知道那是李勇第一次进酒吧,当时看对方的神态都觉得是一件有趣的事,现在李勇竟然自个经常跑酒吧去玩了?

想起李勇这段时间精神状态很不好,给他开车的时候经常打哈欠来着,李勇给他的解释是晚上失眠,现在想想,然道李勇故意给他说谎了?

“表叔,怎么了?”邹阳看到陈兴突然不说话,不由得问了一句。

“没事。”陈兴笑着摆手,想到邹阳刚才的话,心里一动,道,“小阳,你说你今晚要去酒吧玩?”

“嗯,朋友约的,我想着晚上也不用上课,就打算去玩下。”邹阳点头道。

“晚上我跟你一块去,偶尔去放松一下也不错。”陈兴笑道。

“表说你也要去?”邹阳惊喜的望着陈兴,旋即道,“表叔你要是也去的话,那我就不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了。”

“可以,就咱们两个,而且就去你碰到李勇的那个酒吧。”陈兴笑道。

两人说完,立刻就动身,陈兴关了门同邹阳一块出去,直接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

到了目的地,陈兴才知道邹阳来的这个酒吧正是他第一次跟李勇过来的这个,也是他和李艳丽邂逅的地方,可惜李艳丽已经死了,陈兴站在酒吧门口,没来由的有些睹物思人,对李艳丽或许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李艳丽死得太过于蹊跷,这事也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疙瘩。

走进酒吧,陈兴挑了个角落偏僻的地方坐下。

“表叔,要不要点两杯酒?”邹阳挺喜欢酒吧里这种喧闹的气氛,一进来听着酒吧里的音乐,整个人就想着跟着动起来。

“嗯,那就点一杯吧。”陈兴点了点头。

“好。”邹阳兴高采烈的去吧台点酒。

点完酒走回座位坐下,邹阳难得的跟陈兴一起老老实实的坐着,要是以往过来,他早就听着那劲爆的重金属音乐到舞池里去疯狂的扭几下了。

悄然的瞥了陈兴一眼,邹阳突然觉得此时此刻这个被他视为偶像的表叔现在才真的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之前一直给他感觉的那般高高在上,不接地气。

“咦,那李勇晚上又来了,表叔,你看到没有,在台下第一排的中间位置。”邹阳东张西望了一会,很快就在前几次看到李勇的位置又瞅见了对方,赶紧跟一旁的陈兴说道。

顺着邹阳所指的位置,陈兴果然看到了李勇,在李勇身旁,有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紧紧贴着他,李勇也伸手揽着对方的腰,周围还有几个女的陪着,一桌子人在大声说笑着。

静静的注视了一会,陈兴眉头越拧越紧,就在刚才那一小会时间,他所看到的李勇和他平日里印象中的李勇完全不一样。

和身旁的女人亲密的搂搂抱抱,旁若无人的做着一些亲密的举动,不时的又调戏同桌另外几个女的,这会,只见李勇将一杯酒从一个女的领口倒了进去,而后放声大笑起来。

陈兴紧紧皱着眉头,这还是他印象中的那个李勇吗?

“表叔,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看。”邹阳看了陈兴一眼。

“没什么。”陈兴摇了摇头,目光依旧落在不远处的李勇身上。

默默坐着,陈兴感觉心里头有些压抑,谈不上对李勇是失望还是什么,毕竟李勇还是单身来着,他的私生活,陈兴本来就没权利过多干预,只是这样子的李勇,终究是给了他太大的反差,内心深处,或许更多的还是失望

就在这时,兜里的震动了起来,陈兴拿起,看了下号码,卢小菁打过来的,陈兴疑惑的皱了下眉头,卢小菁打给他干嘛。

“陈书记,黄明失踪了。”普一接通就传来了卢小菁焦急的声音。

“黄明失踪了?”陈兴听得吓了一跳,“卢小姐,你没开玩笑吧。”

“陈书记,这么大的事,我会开玩笑吗,黄明的从中午就开始关机联系不上,起初我也没在意,一直到晚上,仍是打不通,我才觉得不对劲,刚才我已经报警了。”卢小菁听到陈兴的话苦笑道,她都快急哭了。

感受到卢小菁的口气不像是在开玩笑,陈兴的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黄明一个大老爷们无缘无故失踪了?

海南治疗宫颈炎医院
海南治疗卵巢炎方法
海南治疗卵巢炎费用
海南治疗卵巢炎医院
海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