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宁信息网 > 育儿

外交部就东海问题中海油购买油田股权等答问

发布时间:2019-11-09 19:24:28

外交部就东海问题、中海油购买油田股权等答问

,现在欢迎大家提问。但在我开始之前,我要向一些新到北京常驻的朋友表示欢迎,我注意到今天会大厅里有些陌生的面孔。我由衷地祝愿你们在中国工作顺利,生活幸福,一切都象春天的阳光一样灿烂。

问:根据多方消息,朝鲜的特别专列今天进入中国国境。韩国媒体报道说,朝鲜总书记金正日就在这列特别专列上,请证实。如果是,请介绍金总书记的访华目的。

答:关于金正日是否在中国访问,我目前没有受权向大家发布的消息。中国和朝鲜作为友好邻邦,有着友好的睦邻关系。两国领导人之间一直保持高层互访的机制和传统。去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对朝鲜进行了访问,就是这一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问:你是否认为金正日此访将加快恢复六方会谈的进程?

答:大家很关注六方会谈,国际社会也对六方会谈目前出现的一些复杂因素感到担心。中方一直同各方保持着密切联系。1月8日,中国副外长武大伟会见了日本外务省的亚大局主要负责人,同他就六方会谈的有关情况交换了意见。1月9日,武大伟先生也同韩国六方会谈代表团团长宋旻淳先生就六方会谈交换了看法。除了这两次会谈之外,中方同朝鲜、美国以及俄罗斯方面也通过不同的渠道,特别是外交渠道,包括各自的使馆保持密切接触。我们认为,越是面临困难,各方越应该共同作出努力,为尽早恢复第五轮六方会谈第二阶段会议作出努力。

问:据报道,印度外交秘书萨仁山最近在北京与中方进行了会谈。双方在会谈中是否讨论了地区问题,尤其是印巴关系以及印巴和平解决双边争端?中印之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是否有助于推动南亚的和平进程?

答:印度的外秘萨仁山1月9日至10日在北京进行访问。访问主题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第二次战略对话。双方会谈内容主要包括:一、当前国际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二、地区问题,包括南亚地区形势的发展和变化;三、中印双边关系的有关情况,以及双方将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促进两国合作进一步扩大的情况。会谈的气氛是友好和务实的,双方增进了相互了解,扩大了共识。双方一致认为,今年是“中印友好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有利于双方进一步扩大两国之间的友好交流和互利合作,进一步充实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唐家璇国务委员和李外长也会见了印度外秘萨仁山先生。

你提及中国对南亚和平进程的态度,我们一直积极支持南亚两个最大的国家——巴基斯坦和印度和平友好相处,通过和平对话谈判逐渐解决分歧,共同致力于维护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共同致力于促进南亚地区的发展与繁荣。因此,巴基斯坦和印度在此方面采取的任何积极举措都会得到来自中国朋友的支持。

问:朝鲜昨天称,由于美国仍然在制裁朝鲜,现在参加六方会谈没有必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方认为六方会谈与美国对朝制裁之间有何联系?

答: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为六方会谈的进程带来了复杂的因素,我们希望有关各方能够以大局为重,表现出更多相互尊重,通过平等的协商对话妥善解决有关问题,避免对六方会谈的进程造成负面消极的影响。

问:朝鲜总书记金正日是否今天访问中国?如果不是的话,他未来有何访华计划?

答:刚才我向你介绍了中朝之间有着高层互访的机制和传统,金正日总书记不但有计划,而且一定会访问中国。至于具体何时,一旦我有了经授权的消息,会及时告诉你。考虑到你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我建议你向负责中国共产党对外交流的中联部了解。

追问:如果金总书记正在访华,中朝双方会讨论那些问题?是否包括六方会谈?

答:我注意到,你的同行们都在笑,这种笑既是友好的,也有鼓励。他们都希望,通过你的这种提问让我证实或否认金总书记访华的消息,而这恰恰是我没有得到的授权。

总体而言,六方会谈对亚洲地区的和平稳定至关重要,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对地区稳定和平发展至关重要。中国对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视的,其他五方对这个问题也高度重视。因此,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六方之间的高层会晤都不可能回避这个问题。我愿再次重申,我们希望在目前情况下,有关各方都能够以大局为重,体现出相互尊重、沟通合作的意愿,通过平等协商妥善解决问题,共同努力,使各方期待的六方会谈进程按照我们希望的那样继续下去。

问:关于澳门银行的问题,是澳门政府在进行调查吗?中央政府是否也参与了调查?

答:根据一国两制原则和基本法,这个问题由澳门特区政府负责。据我所知,澳门特区政府有关部门依法对此事进行调查,我相信调查会是彻底的。如果查出有关机构有违法行为,他们一定会依法处理。

问:玻利维亚当选总统莫拉莱斯访华期间,中国是否提议在玻利维亚进行油气田开采合资项目?目前玻利维亚经济面临巨大问题,中国是否会向玻利维亚提供援助,帮助他们解决困难?玻利维亚和邻国智利没有外交关系,双边关系面临困难,中国对此有何看法?

答:玻利维亚当选总统莫拉莱斯对中国的访问是一次重要访问。胡锦涛主席在同他的会谈中,就进一步发展中国和玻利维亚关系提出四点重要建议。第二点涉及你提问的领域。中方希望不断深化和加强同玻利维亚的经贸合作,积极探讨双方在投资贸易领域扩大合作的可能性。胡锦涛主席明确地告诉他,中国政府鼓励有实力、有信誉的中国企业到玻利维亚投资,同时中方欢迎玻利维亚企业到中国投资。我们希望同玻利维亚互利经贸合作是多形式的,既包括日常贸易,也包括不断扩大相互投资。

能源合作是双方进一步扩大经贸合作的一个组成部分,既不是排他性的,也不是单一的。这一点得到了莫拉莱斯先生的积极回应。他表示完全赞同胡锦涛主席就发展中玻关系提出的四点建议,欢迎更多的中国企业到玻利维亚投资,参与玻利维亚经济和社会建设。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国向玻利维亚提供了力所能及的经济援助,应该说这些援助是有限的,但是体现了中国人民对玻利维亚人民的友好情意。我们也希望能为玻利维亚克服经济建设中的困难尽绵薄之力。

第三个问题,我们希望玻利维亚同有关国家面对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时,能够通过和平方式,通过协商和谈判妥善解决,共同致力于本地区的和平发展。

问:中印会谈期间,双方是否提出在能源领域合作的具体提议?

答:当两国外交部门进行战略对话的时候,对话的名称预示这些对话具有全局性和战略性。换言之,双方会就总体国际和地区形势,包括重大外交政策和方针深入交换意见和看法。通常不会涉及双方具体领域特别是公司之间的合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印关系正处于发展的快车道上。中印关系迅速发展不仅给两国人民带来利益,而且有利于整个亚洲地区和平与稳定,对进一步加强南南合作起到积极作用。在合作领域中,当然也包括你谈及的能源领域。在此,我向你介绍一下,应中国发改委的邀请,印度石油部长将于1月11日—13日到中国访问。发改委主任马凯将同他进行会谈,此外他将会见中国能源企业负责人。据我了解,他还要发表一个公开演讲,进一步介绍印度同中国开展能源合作的一些考虑。

问:据报道,中海油购买了尼日利亚油田的部分股权。国际透明组织称尼日利亚是世界上第三大腐败国家,人权组织指责尼日利亚征用人民土地开采油田不予补偿。中国在进行这些贸易的时候有没有对此表示关切?能否透露一下中国对尼日利亚援助的细节?

答:我们从来不赞成少数国家、个别组织或某些人给某一个国家贴上这样或那样的标签。我们一贯主张世界上的190多个国家应该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平等相待,发展友好互利的合作关系。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点。当然,我们希望各国能根据本国实际,探索本国发展进步的道路。

至于你提到中国和尼日利亚具体的油气合作,中国政府鼓励中国企业同世界各国企业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不仅仅在你所说的油气或者特定的领域。如果你期望了解中国同尼日利亚合作项目的具体情况,中海油站上已经公布了具体内容,我建议你查询一下。

问:据美国官员透露,安理会五常已分别敦促伊朗弃核并恢复和欧盟谈判。请证实中国是否也向伊朗发出了相关信息,如果有,中国发出的信息是什么?

答:伊朗核问题各方都很关注。自始至终,中方以自己的方式积极推动这个问题得到妥善解决。我们认为伊朗核问题应该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框架内得到解决。当前情况下,最可行的途径依然是欧盟三国同伊朗的谈判。因此,我们积极支持这个谈判进行下去。伊朗和欧盟期望中国能够进一步发挥积极作用,我们注意到了这个表示,同各方保持着密切联系,以使我们的共同努力变为现实,也就是说,使欧伊谈判重新启动并取得积极进展和成果。

追问:安理会五常协调传递给伊朗的具体信息是什么?

答:我无法向你提供有关信息的详细内容。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信息的核心是,我们希望有关方面保持克制和耐心,做出努力,致力于增进互信,多做有利于复谈的事。昨天,我们在北京接待了伊朗副外长萨法里先生。萨法里先生访问北京期间,中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先生、副外长张业遂先生、吕新华先生分别同他交换意见,也向伊朗方面表达了我刚才向你介绍的立场和看法。

问:李肇星将访问非洲,请介绍他访非情况。

答:感谢你对李肇星部长访问非洲的重视,中国外长每年第一次出访必是非洲,这个传统已持续了十几年。

我介绍一下今年李肇星出访的日程。第一站佛得角,1月11至12日,李肇星将同佛得角外长博尔热斯先生进行会谈,会见佛得角总理和代总统;12日至13日去塞内加尔,在中国常驻应该知道中国和塞内加尔恢复了大使级的外交关系,我们对此感到高兴,中塞都是发展中国家,我们有许多共同利益,面临着共同的任务,我们希望并深信中国和塞内加尔关系在新起点上将获得迅速发展,为两国人民带来实际利益。李肇星先生还将去马里访问,13日—15日,同外长瓦内会谈,并会见马里的总理和总统。马里之后,李部长将在15日—16日对利比里亚进行访问,利比里亚目前政治、社会局势逐渐稳定,产生了新的政府,选出了新的总统。李肇星部长对利比里亚的访问,除了同外长会谈外,还将会见过渡政府主席和当选总统瑟利夫女士,并利用这个机会出席新总统就职典礼。16日—17日,李部长对尼日利亚进行访问,除了同尼外长阿德尼吉先生会谈之外,还将会见奥巴桑乔代总统,并签署一些双边合作文件。17日—19日,他将去利比亚,除会见总理加尼姆外,重点是与沙勒格姆外长会谈,就两国关系和双方关心的重要问题交换意见。在回国途中将过境乌兹别克斯坦,即19日—20日,据我掌握的情况,他将同外长加尼耶夫先生举行会谈。之后返回北京。

问:李部长在尼日利亚将签署一些协议,能否具体说是什么协议?包括能源合作方面的协议吗?

答:根据我目前掌握的信息,中尼两国政府将签署经济技术合作协定。此外,两国外长还将签署《中国和尼日利亚战略伙伴关系谅解备忘录》。我认为两份文件都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与尼日利亚两国关系不断发展,特别是经贸合作在平等互利基础上不断扩大的形势下,签署这两个文件会推动两国关系更加迅速地向前发展。

问:关于昨天中日磋商的问题。第一、日本外交部官员吹风时表示,中方没有同意日方关于东海共同开发的建议,认为建议存在很多问题。日方建议存在什么问题?第二、日方在会议上曾就日本驻上海领馆人员自杀事件提出抗议并要求澄清事实,中方是否考虑再次回应日方的要求?第三,中方官员在磋商时表示,日本媒体总是报道中国的负面消息,日本政府应该管一下,请证实。如属实,这是个人看法还是外交部的正式意见,这是否有干涉日本内政之嫌?最后,日方打算尽快举行中日战略对话,中方现在对此有什么看法?

答:我愿依次回答你的问题。关于东海问题,崔天凯司长同佐佐江局长在会谈中就东海问题坦诚地交换了意见,双方都同意继续就共同开发进行探讨,努力以建设性态度推进有关工作。中日双方都原则同意尽早举行下一轮正式磋商。这一点非常重要。至于你提到的具体建议,无论是作为双方的正式磋商或非正式磋商,我并不认为目前把所有细节都公开是一个好的办法。我能够告诉你的是,中方愿意进一步通过磋商与日方一起共同推动东海共同开发的进程。

实际上,中方在东海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我们一直积极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遗憾的是,这样的主张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得到日方的积极回应。我认为通过中日双方这次非正式会晤,在有关问题上达成了一些共识,包括尽早举行下一轮正式磋商,包括继续共同努力探讨共同开发的进程,这些都是积极因素。

第二个问题,你使用了“抗议”一词,这是中国绝对不能接受的。关于日驻沪领馆人员自杀的问题,我的同事秦刚先生曾经多次以负的态度表明了中国政府的立场。这个问题及其过程是非常清楚的,此事发生后中国警方依据有关法律,对日本总领馆的有关人员作了询问和笔录,并且有日本方面有关官员的签字,这都是不容否认的。我不知道你的抗议从何而来?在本轮磋商中,双方对此就各自的立场进一步表明了看法,中方一直表示希望日方以理性、冷静、客观的态度妥善处理有关问题。日方对此表示赞同。

第三,有关你引述的中方官员的话,我不认为是准确的。我想告诉你的是,一方面,我们积极肯定日本驻华媒体的全面报道中国所发生的一切,报道中国发展对日本睦邻友好关系的积极态度。但是另一方面,我也不得不指出,日本的个别媒体在对华报道上,在对中日关系及对中日关系出现问题时的报道方面存在着一些令人遗撼的做法。中方官员在磋商中谈到,为什么这些媒体热衷于炒作中日关系中出现的摩擦和问题,热衷于在包括历史问题等重大原则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炒作伤害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亚洲人民感情的事。对中国政府,包括对胡锦涛主席2005年4月23日在雅加达会见小泉首相时提出的发展中日关系五点倡议,却很少报道,这的确令人深思。我们认为媒体在增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增进相互信任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希望这些媒体能够真正发挥这样的作用,以中日两国关系友好大局为重,多做有利于推动两国公众相互了解的事情。

关于中日战略对话问题,我现在没有新的情况。我们期望能够不断地加强和扩大中日两国在各个领域,特别是外交部门的接触和交往。同时,我们也认为当前中日关系面临政治方面的严重问题,其根本原因是日本领导人坚持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我们相信日本方面对这个问题是清楚的。

问:目前看来六方会谈似乎没有什么进展,而且很有可能被取消。中国现在有何新措施重开六方会谈?

答:六方会谈目前面临复杂因素,第五轮会谈第二阶段会议到现在没能举行,令人担忧。我们认为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关各方越要表现出耐心和克制,越要表现出继续会谈的意志、勇气和智慧,加强沟通,缩小分歧,为六方会谈下一阶段会议的早日启动共同努力。认为六方会谈将夭折的说法太悲观了,我认为你应该更加乐观一点。只要各方共同努力,我们相信困难应该并且能够得到克服。因为最终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的目标不能改变,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的机制是有效的,我们需要共同努力沿着这个机制不断前进。

问:请介绍李肇星外长访问佛得角时将签署那些协定?有那些援助计划?

答:李肇星对佛得角的访问是在2004年佛得角总理访华之后的一次重要访问。访问期间,他将同佛得角政府领导人就双方关心的重要问题,包括进一步发展中佛友好互利关系深入交换意见。据我所知,此次双方将签署中佛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主要内容是在平等互利基础上扩大和深化两国现有的合作,并探讨新的合作领域。

问:请介绍中印第二轮战略对话在边界问题上取得了那些具体进展?

答:中印在边界谈判问题上有专门的机制。中方的特别代表是戴秉国副外长。在印度外秘萨仁山此次访华期间,戴秉国同他进行了会晤。双方就边界问题交换意见,达成了重要共识,即两国政府要从进一步发展两国友好关系的大局出发,积极推进边界问题谈判,所依据的原则是双方签订的解决边境问题的政治指导原则。具体而言,双方已商定在今年2月下旬在印度举行两国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7次会晤。具体时间双方将通过外交途径确定。

感谢大家出席今天的会,下次再见!

环保项目
心情随笔
美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